热透新闻

八国峰会释放积极信号 寻觅世界经济复苏新方

时间:2021-11-07 23:3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八国集团峰会今年的背景不寻常。当前,国际金融危机仍在蔓延,复苏前景仍不明朗。如何有效应对危机、尽快实现经济复苏是国际社会最关注的问题。 此外,20国集团已举行过两次峰会,并将于今年9月举行第三次峰会。在此形势下,7月8日在意大利中部城市拉奎拉开...

  八国集团峰会今年的背景不寻常。当前,国际金融危机仍在蔓延,复苏前景仍不明朗。如何有效应对危机、尽快实现经济复苏是国际社会最关注的问题。

  此外,20国集团已举行过两次峰会,并将于今年9月举行第三次峰会。在此形势下,7月8日在意大利中部城市拉奎拉开幕的八国峰会及其同发展中国家领导人对话能发挥什么作用、释放什么信号尤为各方关注。

  “这次的G8+5+埃及峰会,实际上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代表的对话,各方都希望这个对线更为行之有效的办法。但是能不能达到目的还有待观察,”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美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肖炼对《瞭望》新闻周刊说。

  今年的峰会讨论的议题列出很多,但如何稳定金融市场和推动世界经济复苏仍然成为重中之重。

  谈及目前的世界经济形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甄炳喜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分析认为,近一段时期以来,世界经济出现了一些积极的迹象。其中各主要经济体经济下降的幅度,比去年第四季度和今年第一季度有所放缓。另外也出现一些情况好转的指标,如今年3月至5月,美国的制造业指数有所回升。同时,最近几个月全球股市总体上涨,从3月中旬到7月初,全球股市大约回升了百分之三十多。还有其他一些指标也是往上走的。世界经济学家把这一经济从自由落体到慢慢减缓到慢慢回升的现象叫做经济复苏的“绿芽”。“虽然世界经济出现了一些复苏的迹象,但是总的来说前景仍不明朗而且乏力。不过应该说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西方经济体为应对危机可谓手段用尽:从动用巨额资金救市,到推出一个个庞大的经济刺激计划;从连续大幅度降息并将利率降至历史最低水平,到采用非常规的所谓“定量宽松”货币政策直接扩大货币供应量。目前,刺激手段已经很多,货币政策杠杆基本用尽,但经济尚未出现明显改观,而财政赤字剧增带来的压力越来越大。

  “各国都增加政府投资会造成一个潜在的风险:全球通货膨胀。救市和通货膨胀现在是一个两难选择,如果中央政府不投入,可能对经济打击很大,但是投入大量资金之后又会引起通货膨胀的担忧。”肖炼说。

  因此,如何应对当前仍处于困境的经济,如何避免新的经济危险,人们期待峰会上能找出明确答案,寻求新的推动经济复苏之策。

  在肖炼看来,解决国际金融体系问题的关键,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两大组织。在此次危机中,世界银行被边缘化了,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作用却在上升。如此就牵扯到一个国际金融机构本身改革的问题,这两个机构到底应该怎么改?对此G7内部就有分歧,G7认为世界金融危机导火索是美国,就应该对美国进行金融监管,但美国不会服从管理,美国人从来就是国内法高于国际法,美国人要解决的是银行体系的问题,而不是谈什么改革。这就是欧美方面的主要分歧所在。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参加了上周外交部举行的媒体吹风会。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说,应对世界经济和金融危机的国际机制应符合具有广泛代表性、平等、实效三大原则。代表性,就是任何应对世界经济和金融危机的机制应该既要有发达国家,又要有发展中国家参加,要平衡;平等性,就是世界上的国家不论大小强弱,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应有平等的发言权;实效,就是切忌空谈,应有具体目标,可以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

  本次八国集团轮值主席国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会前曾说,本次峰会将成为制定稳定金融市场规则的峰会,希望峰会能够向世界经济传达积极讯息。但他同时强调,成员国领导人将在峰会上讨论涉及金融市场的规则,但规则的具体细节将于今年9月在美国匹兹堡召开的20国集团会议上正式推出。

  近期国际油价强势反弹,使人们担心“天价”原油的梦魇再至。“能源安全是21世纪以来全球都很关注的问题,特别是前一段时间油价上涨,带来了能源的不安全特别是消费国的不安全感,”甄炳喜说。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赵宏图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认为,此次G8+5峰会关注两个问题,一个是油价,如何增加产量稳定市场。另一个就是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新能源的发展。“低油价会导致投资的减少,投资的减少又会造成生产恢复后产量跟不上,从而导致油价的大幅度上涨。”

  赵宏图特别谈到,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对新能源的开发利用既有利好也有不利。利好是因为金融危机使得很多国家出台了经济刺激计划,希望把新能源作为拉动经济复苏的一个新的增长点,特别是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能源新政,有很多新能源方面的内容。政府对新能源进行扶持,希望新能源能够成为经济复苏的一个重要方面,一个拉动力。不利是因为目前油价仍比较低,新能源发展的前提是油价,油价高时方可赢利,企业的积极性也高。但是自去年油价大幅度下跌后,企业的投资热情也相对下降了。“欧佩克也讲只有稳定的高油价才能推动新能源的发展。”

  “G8+5峰会应该在能源问题上倡导全球的和谐社会,”肖炼说,纵观全球,消耗能源最多的是发达国家,而发展中国家为了解决自身的发展,也需要大量地消耗能源,于是就产生了矛盾。发达国家考虑的是他们的生活质量问题,发展中国家考虑的是他们的生存问题,着眼点不一样。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应该协商和妥协,比如发达国家可以用节能技术和可转换能源技术来帮助发展中国家。然而现实情况却是,发达国家为了牟取高额利润,对能源技术进行控制,要么是有些专利不卖给发展中国家,要么是卖高价。“这就有问题了,发展中国家需要消耗能源,发达国家需要少用能源,可又不把技术给发展中国家,那发展中国家只能是先解决自己的问题再说。这就是不和谐的现实,”肖炼说。

  能源安全是全球关注的重要问题。甄炳喜认为,生产国和消费国应该利用G8+5这个平台,就均衡的合理的石油价格进行讨论,把油价控制在比较合理的范围之内。“但是这种峰会本身是一个比较虚的会议,所以我认为也就是务虚而已,具体的达成共识还会有一定的难度,”这是赵宏图的观点。

  此次峰会八国集团领导人表示,愿与其他国家一起到2050年使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至少减半,并且发达国家排放总量届时应减少80%以上。与此同时,八国集团领导人首次确认,全球平均气温升幅不应超过工业化前2摄氏度。

  八国集团领导人在声明中还指出,主要新兴经济体也必须采取可量化的行动,在确定的年份之前集体大幅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量。

  近年来,无论是多次召开的主要经济体气候变化会议,还是已举行了两轮的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之所以未能取得实质成果,主要是因为发达国家内部,特别是欧盟国家、美国和日本之间在制定温室气体减排的中期目标方面产生严重分歧,一些发达国家违背《京都议定书》和“巴厘路线图”的规定,不合理地对发展中国家提出了实行量化减排的要求。

  由于发达国家的消极态度是导致气候变化谈判陷入僵局的最主要原因,因此,作为由世界上主要发达国家组成的八国集团能否在峰会上作出实质性的立场改变,事关重大。

  “气候问题跟能源问题一样,发达国家一方面不愿意让发展中国家消耗,又不愿意把最新的技术提供给发展中国家。双方需要讨论,互相让步才能形成共识,互相指责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肖炼认为,对发达国家而言,应该提供资金和技术帮助发展中国家减少排放;从发展中国家来讲,不要无限制地以破坏资源为代价来争取经济的发展。而且,发达国家内部也有分歧,美国和欧洲的态度不一样,与日本的态度也不一样。欧洲近期就批评美国碳的排放量太大。而美国强调中国的碳排放量已经超过美国,尽管中国的人均排放量比美国低。“如果所有国家都想尽量减轻自己的责任,少承担义务,就无法解决问题。地球是大家的,气候变化不认你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肖炼说。

  科学家们警告说,如果不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导致全球平均气温升幅超过2摄氏度,将会引发严重的环境灾难。

  今年是世界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一年。根据2007年12月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制定的“巴厘路线图”,国际社会应在两年期限内就应对气候变化问题进行谈判,并达成新协议草案,以供2009年12月在哥本哈根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批准通过。正因为如此,东道主意大利表示,要努力使本次峰会成为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里程碑。

  意大利外长佛朗哥·弗拉蒂尼在会前曾向媒体强调,八国集团应当关注峰会的具体成效。“我们经常在制定完重要计划后忽略了对它的落实。应当避免每次峰会在制定战略的同时,却忘记了之前制定的、还没完全落实的计划。”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春之吻 寻觅世界最完美接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