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新闻

纵横子_

时间:2021-11-07 23:37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声明:,,,。详情 点击不再出现,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若有需要,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 爱棋如痴的绝代高人,精通棋象占卜,善以棋子来观测天下事。以大地为盘、苍生为棋,透彻天命,进而窥探天机。武学根基深不可测,能以棋子...

  声明:,,,。详情

  点击“不再出现”,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若有需要,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

  爱棋如痴的绝代高人,精通棋象占卜,善以棋子来观测天下事。以大地为盘、苍生为棋,透彻天命,进而窥探天机。武学根基深不可测,能以棋子来代步,俯视天下。对于世事之判断算无遗策,其棋艺已达出神入化之境,故世人称之为“棋邪”。

  诗号2: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抟扶摇,看青霄,黑白有道,壮气赋云潮。

  黄文择、江小北(普通话 - 创神篇下阕、九轮异谱)、赫辰(普通话 - 九轮燎原、万堺尘涛)、刺儿(普通话 - 古原争霸、仙魔鏖锋)

  棋邪纵横子名号的发想其实很简单,来自棋盘上的纵横方格,一则纵横棋盘之上,再则纵横人生棋局中,因个性不同常人、思想不同一般,故以邪为号。

  以心武棋会为引,一群像是散仙的人物,因为对棋的兴趣,建立了类似俱乐部的组织,如何让这些人参与武林局势?编剧以尸罗十佛圆回呗与三教本源的事件,半强迫式的让纵横峰上热闹起来,透过比试,呈现双方动向。虽然棋局的结果,往往揭露了来访者的心思来历,但实际上编剧却巧妙的辣漏符从中暗示,其实棋邪才是那个最不单纯的。

  一般人对胜负总是执着,将失败引以为耻,但纵横子对失败有不一样的看法。他败过一万次,每输一次,就等于更接近胜利,借着失败来提升自身。这次输了,下次要再输就更不容易,要腿拳是下次再败,就表示这次的对手比过去更强,如此输了一万次,纵横子也就提升了一万次,那身为第一万个打败纵横子的对手,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强者。

  即使纵横子下过无誉她墓料数棋局,但他对“对弈”这件事,仍有殊异他人的郑重其事,因雄挨章此有了“神演棋帖”的设计。棋力受到纵横子肯定者,才能得到“神演棋帖”,获得纵横子正式邀请,双方好好下一盘棋,不是切磋、不是为了某种目的,而是纯粹,以生命来演绎一盘纵横子看重的棋局,“神演棋帖”是邀请兆促劝函,也是一份认证,第一份神演棋帖,送给了圆回呗,第二份神演棋帖,纵横子则属意素还真。

  棋,是一门高深艺术,特别是棋邪这样的人物,为了在剧中呈现棋局,编剧花了很多时间搜集查阅各种资料,并网罗古今中外各种棋谱名局,务必要表现出棋邪高深的棋艺。但是这样专深的学问,没研究的观众就是雾煞煞,跟随剧情演变,编剧会穿插一些棋局讲解,但又不能沦为说教,为增添棋邪个人特色之呈现,编剧也安排其下棋时的特殊视觉效果。

  下围棋时,画面表现棋邪已在思考全局棋路,有如高速的电脑运算;下象棋时,则是设计棋邪化成八人,代表由四面八方来全面掌握局势;而在与下棋、思考等相关场面时,也会有不同的诗号呈现:

  但对棋艺有研究的观众还是有的,画面上呈现的棋局、人物对弈时的台词,要是不谨慎安排,就很容易被挑出错误。所以编剧在选择棋谱时是非常小心,又担心现场拍摄时棋子位置排错,白桨拘棋邪每一场棋都要精心安排,都要有不同的棋路发挥,因此用过的棋谱就不能再用,每次都要帮纵横子重新找寻名局战役。

  编辑部怀疑,天放山一场全是黑子的同色围棋之战,就是因为这样就不用担心现场拍摄时黑白子位置排错,呈现出两人能在全黑子的棋盘上将自己的棋路记住,表现出高深莫测的能力,一定是这样没错! (某编剧:你知道得太多了!)

  然而,棋邪能以棋占卜御清绝灾厄、护其元神,观其能为应不只是高明棋者而已。在与御清绝元神谈话后,纵横子有云:

  御清绝曾说纵横子“以天下为盘,苍生为棋”,这永驼台组是单纯赞美棋邪棋艺,还是另有所指?纵横子说出“挥手再斩万人头”,是形容棋局险恶如真剑决斗,或是预言了持长剑开杀的一天?

  纵横子就住在纵横峰,听起来像是个遗世独立的高雅之境。有一棵满是红叶的枫树非常显眼,纵横子会在枫树下看着红叶,若有所思,这其中有什么含意?

  对面云雾缭绕的山壁上有云构成的瀑布倾泻而下,呈现不凡气势,并有“让天地一先”题字。

  “让天地一先”是编剧改自“让天下一先”——威震日本棋坛的昭和棋圣吴清源先生称号。让先是围棋术语,是让对手先下的意思。就好像两名高手决斗,一方先让三招,代表的是自信以及实力的差距。让天地一先,呈现出纵横子棋上能为已达天地之境。

  纵横子虽是隐世高人,但地位超然不凡,故维持文质感,梳起发髻,搭配典雅大方的头冠。

  纵横子的棋袋中装着棋子,搭配纵横子现身、思考棋路的特殊效果,棋子会自袋中化现而出。但是听说这棋袋还有另一个神秘用途。

  绝着八险·【风云半步决、乾坤付一叹】、纵横十方、风云开合辟紫霄、贤则天下恒无迹

  沽命师夔禺疆(幽界上司)、魔夜听剑九千秋无限,潜伏幽界推翻夔禺疆)、伪鬼麒主(欲改变过去,挽回遗憾)

  纵横子好友,曾被纵横子预言有名劫、情劫、魔劫三劫循环之危。当御清绝脱离情劫时,遭逢毒患加身及异识危难,是纵横子以灵棋之力,转移其元神至纵横峰保护,方能暂避危险。御清绝大道将至,伏羲刚劲蓬发,心神将入天无之境,纵横子有所感应,特来亲送御清绝最后一程。

  棋力高强、未曾一败的天十三觉,最后被万变棋宗打败,因而下定决心要赢回来,但万变棋宗之后逝世,失去对手的天十三觉发现万变棋宗生前最后一个与之对弈者是纵横子,故改变目标,追逐着纵横子这堵高墙。天十三觉因承诺而守护心武棋会三百年,愿望是获得纵横子一次对弈机会,进而从对方手中取得神演棋帖。

  东瀛剑客,是纵横子游历东瀛挑战棋界时所结交的朋友,一刀斋为报仇而苦练剑法,但纵横子认为一刀斋的资质不凡,不应该浪费在报仇意念,剧中以投命雠门棋局为始、提及当年红叶一先的机谜,渐渐开启两人相关剧情,一刀斋这样的高手,跟随在纵横子身边,将会有什么精彩表现?其两人关系最终将如何演变?

  为问尸罗十佛下落,素还真以棋挑战纵横子,只差三子素还真即败北,之后棋邪再与素还真同时下三盘棋。纵横子使用不同棋路,但素还真三盘皆是以同一方式行棋。纵横子因而对素还真有不同一般的评价,并赠送神演棋帖,但素还真婉拒不收,素还真希望与纵横子之间的关系不要只在棋盘上争锋,而是在武林局势上并肩,两人的关系将会如此顺利的往好的方向发展吗?

  才提起这两字,小编就要未语泪先流了,一把辛酸泪啊!原本小编以为棋邪就要无声无息,雪藏在霹雳世界的茫茫戏海中了。其实当初听到董事长说要让纵横子在仙魔鏖锋再出来时,小编其实挺抖的,因为小编当时是希望他静静的,这样就好。这话说来残酷,但却是小编认为那时对他最好的安置。

  棋邪这角色,虽非小编原创人物,却是前人托孤之作。背上了继父后妈之名,那压力比亲生的,还沉重,本来万般推辞的,因为小编对棋艺涉猎甚浅,要写棋邪这种下棋谈棋别具新意的先天角色,要言之有物,得下的功夫可不是三天两头就能赶得上,但没办法,人情压力,得答应了,既然选择扛了,就得尽量去扛。

  于是准备工夫的前置作业,得从头开始,于是小编人生这么积极阅读棋艺类书籍的不思议阶段,就此展开。上图书馆借书、找棋界名人传记、网路查资料订书、看网路棋赛影片,尽可能找相关资料。因为这种知识剧人物,很吃搜集资料的,尤其霹雳戏迷这么多,会棋艺的大有人在,不有凭有据,稍有不慎,便会被轰编剧不用心。所以在棋邪的所有棋局,小编一定做到的是“有所本”,几乎都是名人名局,才不会贻笑大方。或许这东西一讲究演绎起来,有时就会显得拘谨乏味,一再看不懂的累积,就是直接快转,所以在场次的剧情张力安排上,会是另一个难度。

  此外,那时还跟前人讨论了他所希望的棋邪未来定位与路线,那时一哥素还真在台面上,担任正道领导羊,我们希望帮素还真设立一个好对手、好敌人,因为我们深信所有的正道主角,都是靠有一个够有力够强悍的反面敌手,去成就的。唯有对手越强,那么打败对手的正道主角,才显得更强更出色。朝这方向,我们衍生了一个逆三教首领“神机”这个须扮演对抗素还真,乃至整个魔吞不动城十二异谱群雄的反派人物。

  很感谢编剧太平帮我设计了用投石子,来塑造神机算无遗策的堆逼格创意,神机投石与棋邪下棋落子的意象十分切合,至今小编仍很喜欢。那时小编希望塑造一个通晓武林古今大势,与熟稔素还真对抗敌人手法历史的反派智谋人物,于是他在分析武林与素还真时,说了不少一针见血的“真话”,例如:“三教不倒,武林不会好”、“素还真消失这段时日,难保没其他变化。在素还真过往的历史,这更是司空见惯”、“在素还真过往历史中,被他渗透潜伏之组织,必遭分化瓦解”,就只差没说一句“霹雳反派的致命伤,就是错在和素还真对杠。”(欸?这样写还演什么?)也就是希望塑造一个对敌人历史相当认识的对手,来跟素还真,乃至当时纷乱内讧的三教势力作对抗。

  然而对于一个像棋邪这样出世,耽喜下棋的高人,为何好好隐士不当,要去淌浑水当什么“逆三教”之主脑?对某些戏迷而言,好像拉低了堂堂棋邪的格调。

  其实这问题,在一开始与前人讨论后续时,我们就已经把棋邪这个人物定调,他的人生目的,就是一个字:“棋”。

  他的人生一切举措,都是为了“棋”。或许在这人生过程,因遇到的人事物,沾染了世情恶喜,然而终究不离“棋”这大方向。他爱棋如痴,不惜以大地为局,以苍生为棋,与他认定的对手,下一场红红火火的天下大棋,这是他毕生最想望。所以他举起了讨伐沉疴腐败三教的大纛,干犯正道之大不韪,成为武林异端。

  因为纵横子知道,唯有站在他期望对手的对立面,他才有机会与那人对弈。就算对手或许不愿意下这场棋,但他会想方设法,逼对手坐上这棋枰对面,只因为这样的敌手,他找了很久了。爱棋如此,他一往无悔也无惧,像电影《香水》里的葛奴乙,可以为了成就自己人生唯一认定的事,去违背世间道德,去舍弃人世里的一些东西。这说来偏执,但哪个人生没有半点偏执呢?因为有爱,才有求,才成了执,添了苦。

  然而在逆三教这条反骨起义的道路上,棋邪的确走得辛苦,或许该说是“生不逢时”,在解锋镝与魔吞不动城这个霹雳史上正道实力最大集合的团体刚崛起,容不得被踩;又反派BOSS组织九轮天又正要入侵苦境,也容不得掉逼格,于是逆三教成了不被选择的一方,纵然神机实力超凡,奈何这是个团体组织战的年代,强干弱枝,最后就成了各方逐鹿中的钉子户。从“尽职对手”的期望,变“安分败者”的命运,神机之路,格外崎岖。

  为了棋,纵横子除了挑战正道之外,也在许多人生选择的当下,主动或被动地,放弃了情。所以他与天十三觉,成了看似针锋对立,却是暗藏深谊的棋友;所以他和雨霖铃之间的手足之情,成了冷漠背离的陌路亲情。甚至对身边无明一刀斋的陪伴,他也在阴错阳差间,失去了一个对他又爱又恨的好友。

  棋邪在个人情感的表达上,属于淡漠理性,甚至带点冷血,所以他会把事实讲得很血淋淋,因为他知道唯有让对方体认到真相的残酷,对方才有触底反弹或悬崖勒马的可能。

  所以他用红叶一先的禅谜,像困又像解的,难住了一刀斋,他内心没讲出来的话,就是:你若这样去报仇,就是去送死,我不想你如此。所以他在天十三觉来试探他是否改变时,讲了狠心的话,说会很利落地将天老友打败,让他更绝情而去,因为只有这样激励,天十三觉才会更精进,来完成老友内心渴望打败他的人生目的。纵横子把他对好友之情都隐藏了,只因为他深切了解好友的期望,想来他对自己也格外残酷了。而这些面相,在他身边的一刀斋,有时竟也意会不过来,因为棋邪的感情,退藏得太里面,只让人看出他的冷漠。

  即便对于弄琵琶质问他,为何正邪相争净要牺牲无辜百姓时,他也讲了一句很刺耳但也很见血的大实话“因为你是弱者”。把对方贬得一文不值,有时候正是为了让对方看清楚、想清楚自己的处境,这些都是纵横子没说出的话。

  而对于这个妹妹雨霖铃,曾经他们兄妹是如此融洽,最后因为夸幻之父的一次设局,成了老死不相往来的手足。这份亏欠,是一直都在的,所以他永远记得铃妹最爱的冷香枫香囊,把它挂在枫叶树梢,举头能见,纵然那可能已是两人之间在当时仅余的一丝牵连。最后也因为这份亏欠,中了伪鬼麒主的圈套而退场。

  而走过这一切,棋邪的“错过”与“过错”,他个人又如何看待?为此,小编设计用伪鬼麒主的六根本烦棋(典出佛家),来回顾棋邪的这一生。贪嗔痴慢疑邪,个个指向棋邪人生追悔的一个“可能性”而非“必然性”,给他一次机会去重写过去。假若人的一生真有这样一次重来机会,你会如何选择?遗憾与后悔太多,一个都不够用。然后棋邪选择放下了,起手无回,是身为棋者的认知与风范。如果大家都安好圆满,又何必为自己的私求,而让大家重新一次未知的轮回,不圆满的人只要一个就够了,尽管这意味着先前这段在幽界出生入死的卧底人生意义,成了做白工的可惜,然他都承受了,也舍得了。

  在纵横子的棋弈路上,他输了一万次,又赢了一万次,最后得到「棋邪」的令名。然而在真实人间路上,他又何曾不是跌了好几次跤?而他最后赢得了什么?

  对此,那时小编想了很久,最后希望他赢得的是,纯粹而不带世情私欲的爱棋之心,亦即他的本心。所以安排让他最后还尽这一生对人间的最深亏欠之后,武功尽废,记忆皆失,回复到那个爱棋如童真的纵横子,那个不理不沾纷乱人世的纵横子,因为他本是为棋而来,棋者始于棋,亦终于棋,回归纯粹初衷,正如他那把佩剑“黑白入道”,他最终入道于黑白纵横棋局之间,那是他用一生才得到的领悟,即便那熊熊雷火何等残酷,教人不忍。此时,响起与挚友琴圣当年唱和的吟诗声,是种悲凉,是种抚慰,至少在人生最后这段路上,有好友相随牵引,于心足矣。

  红叶一先的道理,败,当然;死,当然。棋邪深谙个中道理,他不惧怕败亡,他是个棋者,更深知胜败乃兵家常事,他享受的是下棋的过程,享受的是一个和自己认定的劲敌对弈的尽兴。那他尽兴了吗?

  横跨了这么多档,个中浮沉,几人心知?小编对棋邪也有份特殊的情感,说没遗憾是骗人,也为他操碎了心。但角色既已退场,万事皆休,棋邪能回归爱棋之心,小编由衷欣慰,千言万语,未能尽表,或许在N年之后,大家会忘了纵横子,但小编还是会记得的,那个人生崎岖的一代棋者。

  红叶一先,这个自纵横子、一刀斋登场后布下的禅机,终于告一段落。在一刀斋以神机身份,见纵横子最后一面,回答红叶一先时,枫叶落下,蔽其口,无言而逝,此谜尽付无声。到底红叶一先的意义是什么?一刀斋有自己的答案,各位观众您是否也有其他的想法呢?

  红叶一先,是棋邪纵横子远渡东瀛,无意间在枯山水庭和无明一刀斋巧遇,为惜才而与他下的一场赌注,在武试得胜后,再给一刀斋的一次文试对弈,在关键时刻的一子,竟是一片红叶落下棋盘抢得的先机,故纵横子以此为禅机,要一刀斋好好悟透个中道理。

  其实,红叶一先,卑之无甚高论,只因一反人性所好,故易者亦难,卑者亦奇。其道理正如剧中所说:

  “在红艳时,万人争睹,只为一片凄红胜景,但无人知,落地红叶,才是人间最真之理——败,当然;死,当然……”

  世人总爱满山满树的凄红枫叶景象,却无人知晓,他们踩在底下落地的满地惨红烂叶,才是人间生命的真相。无论人踩在多高的巅峰上,最终还是得落在地上,胜负如此,生死如此,所以才说败与死,都是人间当然之理。

  唯有看透这个幽微道理,人看待任何输赢,才会只觉得毫无意义,此时的修炼,才是自我内心与武学的最纯粹提升,否则只是肤浅的意气争胜寻仇而已,最终下场就是“投命讎门”,枉然一生。这就是红叶一先的武学,甚至人生的禅机。

  这是纵横子在历经一万次输棋之后领悟的道理,所以他从来不介意输棋,于是他便毫无可输,于是他便能享受下棋当下的乐趣与自修,这也是他给一刀斋人生最大的礼物。

  而一刀斋也领悟了,在一个连纵横子都不知道的时候。而最后,却也用他自己的生命,完美而悲伤地,诠释了红叶一先“败,当然;死,当然”的禅机。

  心武棋会首席棋怪的太师叔,修为深不可测,但性格难测,爱棋如痴,善以棋观天下事,透澈天命,精于棋象占卜。(会刊238)

  在御清绝脱离情劫、魔劫将生之时,以灵棋之力转移其元神至纵横峰保护。(创神下25)

  收录于《霹雳英雄音乐精选五十四·霹雳开天记之创神篇下阕剧集原声带◎贰》

  乐曲赏介:黄建秦老师二〇一四年以“泰然自若的先天”为题创作,古筝拨开序幕,中国鼓带着徐缓节奏表现出气度,而主奏的古筝、洞箫一来一往,描绘出强者不凌弱、遇强不惊慌的泰然。

  乐曲赏介:黄建秦老师二〇一四年以“辽阔的山”为题创作,黄建秦老师回想起过去曾在服役,望着山脉相连的景致,白云苍茫、辽阔无边,便以尺八来描绘山之绵延,再配合钢琴、太鼓等乐器描绘山之坚定来期许自己别执着眼前甘苦、才能感受到不同的甘甜,如此心境寄托而出。

  乐曲赏介:风采轮老师二〇一四年作品,此曲以沉稳霸气的战鼓揭开序幕,迎面而来的是典雅的弦乐和象征超凡入圣的悠扬人声合唱,乐曲进行间散发着浓浓的先天者气息,清亮的笛音与琵琶古筝等国乐器更在恢宏气势中增添了华丽东方武侠音韵色彩。乐曲初用于九轮异谱第七章,为棋邪纵横子专用之气势曲,看似高雅的外表下却有着能拔山而起的修为,也以此曲象征纵横子根基实乃高深莫测。

  夜来风横雨飞狂,满目杀戮血腥红,长剑渐归封木鞘,挥手再斩万人头。(霹雳开天记之创神篇下阕第27章)

  乱鸦飞鹭势纵横,对面机心岂易萌,一着错时都是错,宁无冷眼看输赢。(霹雳谜城之九轮异谱第8章)

  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抟扶摇,看青霄,黑白有道,壮气赋云潮。(九轮异谱第10章)

  黑白谁能用入玄,千回生死体方圆。空门说得恒沙劫,应笑终年为一先。(九轮异谱第11章)

  四山回合响幽泉,古木苍藤路屈盘,一局残棋双鹤去,石屏空倚白云闲。(九轮异谱第11章)

  夜来风横雨飞狂,满目杀戮血腥红,长剑渐归封木鞘,挥手再斩万鬼雄。(万堺尘涛第7章)

  夜来风横雨飞狂,满目杀戮血腥红。长剑非是封木鞘,挥手再斩万鬼雄。(仙魔鏖锋第40章)

  大天苍苍兮大地茫茫,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狐神鼠圣兮薄社依墙,雷霆一发兮其孰敢当。(仙魔鏖锋第42章)

  纵横子:天下乱局,方兴未艾,再来的三教大战,任谁也阻挡不了,唯有战至最后分晓。

  仰天一道朱泓,真气冲涌天灵。烘烘热能,充塞棋邪全身,好似要烧尽今生一切。

  情悔恨憎,天,收回了。贪争疑慢,天,收回了。所有人间的情恶功过,天,都收回了。从此一片空白,你,只是一名棋者,痴者。

  蹒跚的步伐,不复往日稳健。无神若痴的表情,喃喃自语,茫然追寻今生最重要之物。

  冥冥中的牵引,重回了纵横峰。树下席地而坐,似童真摆布棋子,专注纯粹,好似不在五浊人世。

  御清绝:大天苍苍兮大地茫茫,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狐神鼠圣兮薄社依墙,雷霆一发兮其孰敢当。

  伪鬼麒主:粤若稽古,太始之初,阴阳和而为炭,天地张而为炉。熔铸品类,陶汰清虚,名之四海,谓之八区。阴阳相荡,感成雷乎,号曰——天地之鼓。

  纵横子与御清绝:大天苍苍兮大地茫茫,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狐神鼠圣兮薄社依墙,雷霆一发兮其孰敢当。

  一地棋子,一片枫红,是留予人间的情与念,还尽此生一切。无论魂归何处,终是最初的棋邪。